正在阅读:青海湖畔:隐藏在碎陶片里的秘密
分享文章
分享到:

微信扫一扫

参与评论
0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文化传承 / 正文

网站首页广告_试运行广告.jpg

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仅管理员可见

青海湖畔:隐藏在碎陶片里的秘密

转载 小新2020/09/24 15:27:10 发布 来源:西海都市报 作者: 6620 阅读 0 评论 6757 点赞

在青海湖南岸湖滨平原与南山相交的地方,有一条潺潺的小河自南向北流出,最终汇入青海湖。这条小河就是江西沟河。

2010年,由美国加州大学、青海盐湖研究所以及青海师范大学的专家和学者组成的中美联合考察队在江西沟河河岸上发现了两处古人类遗存——江西沟1号遗址和江西沟2号遗址。

青海师范大学生命与地理科学学院教授侯光良先生说:“江西沟2号是一个以细石器为主的史前文化遗存,保留着旧石器时期晚期到新石器时期完整的文化地层,记录着青藏高原史前文化的演变信息。”

青海湖盆地不仅有着绮丽的风光,也曾是青藏高原上远古文明的孕育地之一。

2010年夏天,中美联合考察队的专家和学者们到青海湖地区考察,发现了两处古人类活动遗址。在江西沟2号遗址,专家们通过野外采样,发现了不少碎陶片,通过提取陶片上的附着物,专家们发现,早在5500年前,生活在青海湖盆地江西沟附近的远古先民就已经开始食用粟黍等植物食物了。江西沟2号遗址也成了青藏高原海拔3000米以上区域中,时间最早的古人类利用粟黍植物的地方。

在青藏高原要找到一处拥有较完整文化地层的遗址是非常难的。文化地层就像一本书,通过对文化地层中每一层内容的分析,就能得出属于当时的地质历史秘密。再将它们连贯起来,就成了一本地质历史书。但是因为受到狂风暴雨等外力的侵蚀,让青藏高原上的很多遗存都暴露在地表,无法作系统研究。

江西沟遗址是青海高原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拥有较完整文化地层的遗址之一。侯光良等人决定翻开这本可能记录青海湖盆地数万年历史的大地书册。

他们在江西沟2号遗址上选取了一处长1.5米、宽0.5米的地方,层层向地下筛选探查。随着研究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东西被专家们筛选了出来。先是陶器碎片,然后是细石器,中间还有一些动物碎骨和炭屑。除此之外,专家们还在地层沉积物中提取到一些孢粉(孢子和花粉的简称,属于植物生殖细胞)样品。

这本大地书册中最有趣的一页是在地层深度75厘米以下的地方,专家们发现了很多细石器和动物骨骼。在80厘米到90厘米处发现的石器就有50个,动物骨骼310块,还有一些炭屑。测定年代后,侯光良等人发现在7000多年前,生活在青海湖盆地江西沟附近的原始先民以狩猎为生,他们使用石器追逐斑羚、鹿、羊等动物,再烤食为生。

在农耕文化发展的仰韶文化,先民们不仅用陶器煮食肉类、煮水,还会用它来煮食粮食或储存粮食。那么江西沟的原始先民得到陶器后,主要用它来做什么呢?为了弄清楚这个问题,侯光良等人对江西沟2号遗址出土的陶器碎片上的附着物分别进行一些科学检测,让专家们有了一个重大发现。

“5500年前发现较多的细石器,说明当时先民们的经济方式主要为狩猎采集。但是在5500年前后的陶器碎片的附着物上,我们检测出了粟黍的遗存。这说明早在5500年前,居住在青海湖地区的原始先民可能就已经开始食用粟黍,人们的食物不再单纯依赖肉类产品,而且扩大到植物性食物,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粟黍类遗存反映的是被人类驯化种植特征,而不是野生状态.这说明早在5500年前,居住在青海湖地区的先民已开始人工种植粟黍,拉开了高原农业种植的大幕。”侯光良说。

粟是由狗尾巴草逐渐培育而成的,耐干旱,是黄河流域的传统农作物。黍,类似于现在的小黄米。粟和黍都是我国最早用于农耕的粮食作物。在青海湖地区出土的陶器碎片中发现粟黍遗存,是非常重要的一项发现。因为此前很多历史资料和考古发现中,都没有青海湖地区原始先民可能食用或种植粟黍的证明。

“丝路青海道的畅通不仅可以促成仰韶先民和江西沟先民的早期贸易,也可以让仰韶文化先进的农耕技术一并传入到青海湖地区。当青海湖地区的先民逐渐发现农耕生活比狩猎生活更加稳定、更加容易吃饱的时候,自然会接受农耕文明,而且那时气候条件较现在更为优越,气温比现在高2摄氏度至3摄氏度,降水也比现在充沛,应该能满足栽培的需要。”侯光良说。

除了陶片上的粟黍遗存,在地层中,侯光良等人还发现了很多孢粉样品。这些孢粉样品属于五千多年前的禾本科植物,这也为原始先民可能在江西沟开展粟黍种植提供了佐证。

“粮食可以通过贸易换取,但是孢粉却没有办法贸易。也有人怀疑,孢粉可能是因为风或虫等外力到达了青海湖地区,但是这样的可能性很低,5500年前,只有青海东部可能种植有农作物,又加之青海湖地区盛行西风,东部植物孢粉很难到达青海湖地区。而且目前学术界研究表明,禾本科孢粉的数量超过15%,就很可能是人工种植作物的结果,因为自然环境下禾本科孢粉含量一般不会超过15%。”侯光良说。

陶器从何而来

江西沟2号遗址这本大地书册上的高潮部分是在5500年至7000年间,这段漫长的岁月里,江西沟的原始先民们进入了有陶时代。

对于现代的人来说,陶器可能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是对于原始先民来说,陶器是一件非常重要的生活资料。“陶器的使用,改变了原始先民的饮食习惯,提高了食物的利用率。有了陶器后,原始先民的饮食习惯从烤食变成了煮食,也可以通过陶器喝到热水,或储存粮食。”侯光良说。

因为年代久远,江西沟2号遗址出土的陶器都为碎片。从陶器碎片的质地和纹饰分析,侯光良等人发现,这些陶器与距今约6000多年前的仰韶文化庙底沟文化陶器十分相似。

侯光良等人推测,江西沟2号遗址有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陶器的出土,有两种可能。一种是江西沟遗址可能是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扩张到了青海湖盆地,还有一种可能就是高低海拔之间不同居民的早期贸易已经开始,陶器因交换而来。

根据目前我省的考古资料显示,我省仰韶文化遗存主要分布于湟水下游和黄河流域。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考古工作者在我省民和发现的阳洼坡遗址和胡李家遗址中就有庙底沟文化类型。阳洼坡遗址当时被考古界认为是仰韶文化分布的最西端。如果江西沟2号遗址是仰韶文化的延续,那么仰韶文化的最西端就可能延伸到了青海湖地区。

侯光良也提出了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江西沟2号遗址出土的陶器是早期贸易而来。有许多学者认为,丝路青海道起源于先秦时期,但是也有很多学者认为丝路青海道的起源可能更早,有考古发现证实,在距今约3万年前青海道已成为了远古文化的交流通道。

仰韶文化是黄河中游地区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在漫长的历史时期中,仰韶文化很可能通过人口的迁徙,逐渐到了青藏高原。丝路青海道的畅通,为仰韶文化和远古青海土著文化的交流和传播提供了方便。

当青海土著文化还在过着狩猎生活的时候,仰韶文化先民已经开始了农耕生活,随着两种文化的互相渗透和蔓延,很有可能发生物物交换,也就是早期的贸易。江西沟的土著先民有可能用动物皮毛等来换取仰韶文化先民的陶器,继而逐渐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已有0人点赞

WAP首页广告-01.png

0条评论

 
承诺遵守文明发帖,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300